欢迎访问AG手机客户端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立即注册

《冰人梦》 第十一章 “二坏”借款

2019-3-29 21:57|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罗爱田|查看: 127| 评论: 2

                                                  《冰人梦》  第十一章      “二坏”借款         作者  于泽军
                                                                (创作时间2007年暑假)
      仅从这一点,拿下常兴信用社主任宋仁富那还不成养麦地里抓王八———十拿九稳。这也怨不得宋仁富,更怨不得王寡妇,从古至今,从中到外,像王寡妇和宋仁富只所以能神交神往,无非就是利益均沾,达到双赢。宋仁富工作不讲原则早已是窗户纸口上吹喇叭———名声在外。常兴乡大笸箩村小笸箩屯有个无赖名叫斯姒环,其父姓斯,其母姓姒,斯姒环小的时候总爱玩在地上滚铁圆环,其父也没有什么文化,头脑一热便给孩子起了这具有牢记双亲姓氏的纪念意义好名字。还没等大人和小孩把斯姒环姓名叫熟时,年少的斯姒环就丧失父母双亲。自此斯姒环家有地自己也不种,躺在乡民政办吃现成的。乡里和村、屯好心善人看他年少无亲无靠,乡亲们都不少救济他。可斯姒环却自甘堕落,整天游手好闲,东偷西偷的。自此这小子就多了两个绰号———“死死坏”、“死二坏”。斯姒环就孤身一人,那笫二个绰号又怎么来的呢?原来是把两个“死”字合加起来,不就是“二”了。  这死二坏还有一个“专利”买卖,谁家有老人去逝了,乡里有照顾少数民族的不火化的土葬指标,可大不见小不见埋了了事。可是死二坏听说了准找上家门,如果不给死二坏三五百的,就立马到县里举报去,举报不成,拎着铁锹就把坟刨了,久而久之,谁家有老人去逝,都想让故者入土为安,不想惹死二坏那烦,花点冤枉钱避凶就是了。死二坏干这营生总会有一种感觉,小钱见小钱,没有出头露脸的那一天!于是乎,死二坏打起信用社钱款的主意。他在脑海中臆想着常兴信用社金库堆满一沓沓万元现钞,刹那间搬进自己两间破草房。死二坏冥想着似乎挤入另一个空间———他想屯西头的潘二丫,人长得够俊,脸蛋白里透红,红里透白,可就是美中不足个头太矮了,她要是给我当娘子,还不让人家笑掉大牙,说我二坏没有品味;屯东头老牟家的大妞,个头够高,人也面善,逢人先笑后说话,是十里八村的出了名大美女,可是人家祖辈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矩,必须倒插门,做上门女婿,总听屯老人讲“上门女婿不好当,没日没夜总是忙,会说话嘴得甜香,不能得罪丈母娘,虽说也是男儿郎,恰似小妾入偏房。上桌别挑肉来尝,要铺好孝丈人床。”不妥不妥,东头牟大妞真实不妥呀?屯中间的孙寡妇岁数都赶上我妈大了,但人不显老。嗨!平日里孙寡妇不缺我二坏的男人。虽说是个寡妇,可屯里屯外的不少男人偷鸡摸狗般来往于孙寡妇家。有一次,二坏想调戏孙寡妇,不是屯中间的老王头,二坏还不吃大亏吗?二坏瞎想着超越了自己的真实世界的时空的底线,昏昏噩噩地仿佛进入另一个时空隧道,……一切美好的仿佛都呈现在他面前。他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比西施还西施的世界级明星美女正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与之成婚呢!又一次刹那之间显过他成了具有“五子”———房子、车子、妻子、孩子、票子的大大名人,就连乡长、村长、屯长都向死二坏点头哈腰的。这是死二坏有生以来第一次精神超越物质的空想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是他一个人的天地,无所不能,无所不思……也许这种精神上的折腾早晚会变成现实,到那时死二坏还不得美上天呀!接二连三的几天遐想让他如醉如痴,寝食难安,夜里几回回眼前出现世界级美女就冥冥站在自己面前幽怨地诉说着怎不娶她做新娘子呢?死二坏再也不能熟视无睹了,他痛下决心……一定要把常兴信用社金库里的一沓沓抄票弄到手,还不用返还,那岂不发死呀!
     突然有一天,死二坏鼓足勇气找到宋主任说:“家想再承包几十亩地,再买辆拖拉机大干一场。可现在手里有十万,还缺八万元应急。” 宋主任嗤笑地急应:“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除非太阳从西方出来,不行!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宋主任这回可真的非常原则。宋主任这番绝情的冷言冷语可把死二坏气得半死。死二坏回到家里昼思夜想,彷徨之中又冥冥地看见世界级美女跪在自己面前,那样子甚是楚楚迷人。冥冥之中仿佛听见父亲在跟自己说:“环儿,药耗子还得用油脂捻,那有不吃荤的老鼠呢!”死二坏从中得到了启迪,他张跟头打把势地终于想出折了。
     夤夜里伴着氤氲,带上白天自己吃剩下的馍馍和家里常用来偷盗的绳索,神不知鬼不觉半夜里把前村李三家二百多斤肥猪赶回家,趁夜深人静就把肥猪给卸了。死二坏深深懂得“药耗子也得用油星”道理,他在努力实践着这个道理,他想用“大油星”把宋主任这个大老鼠迷倒。何况宋主任本吃“荤”的。这回死二坏手脚非常大方,天还没放亮,竟把一半猪肉扛到宋主任家里,二话没说,放下就走了。次次日,死二坏用本村已故逝老人的名字刻了手戳,竟然奇迹般地把八万元现金从常兴信用社取出来了。死二坏捧着八捆八百张百元大钞,差点没把他乐疯了,他一溜烟似的跑回家中。把八捆统统打开翻翻覆覆地数,又复复反反地看,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可不管是死二坏是睁眼看,还是闭眼想,前几天眼前世界级美女就是不出现了。这还真让死二坏有些乐中生忧。他放下手中,搅进脑滋地想上个月邻居家的郝百宝唱的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想出半句“天上美女地上寻”,听人家说“寻”可能就是“找”吧!说时迟,那时快,死二坏急急忙忙地把父辈留下唯一的遗产,两间草房卖给邻居,欣喜若狂地卷铺盖卷走人了。
      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姒环撞上“好心”人,得到八万是现金。
      想到此,凌暖赋词一首以表情致,十六字令《姒环借钱》
         钱,
         茶饭不思难入眠。
         谁知否,
         咋过欲贪关。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

于泽军 2019-3-30 14:26
希望朋友们多多批评指教。让我在写作路上逐渐成长。
于泽军 2019-3-29 14:03
感谢朋友们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