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AG手机客户端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立即注册

《冰人梦》 第十章 华放人生

2019-3-29 21:56|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罗爱田|查看: 94| 评论: 2

                                                        《冰人梦》第十章  华放人生      作者     于泽军
                                                                              (创作时间2007年暑假)

       雨后的阳光格外灿烂,王寡妇和大富的心情也像是充满了阳光。砖厂的机器又重新隆隆作响,几十号工人又各忙各的,说说笑笑,干得热火朝天。王寡妇开着自己的奔驰牌轿车,托着长长的尾气,一流烟似的直奔林山镇桃花新春酒店去了。
      时隔数日,宋主任把小邵叫到办公室,让小邵再给半坡崴砖厂办五万元借款。小邵一愣木然许久,吞吞吐吐地说:“宋主任,那!那!半坡崴砖厂六十五元陈欠还没有着落呢?怎么还能再借借款给王寡妇呢?”“你小孩子懂什么?砖厂眼下新砖卖不出去,还得再生产不是吗?急需资金买煤,工人开支等等都用钱。” 听着宋主任为王寡妇编造的理由,小邵感觉到像是王寡妇的原腔原调呢?小邵眼前仿佛闪烁着王寡妇和大富水乳交融的一幕,这宋主任是拿国家的钱做交易吗?这五万元借款还不成了打狗的肉包子吗?小邵小心翼翼地说:“宋主任,那县联社知道,怎么得了呀?” 宋主任不耐烦地说:“你的脑袋就一根筋,不会想想办法吗?” 小邵知道那所谓的办法,还不是老一套。小邵虽是新手早就了若指掌。不就是糊里糊涂地找几个替债之羔羊出来吗?主任叫干的话,不合规矩也得干,人在屋檐下谁能不低头呢?就这样王寡妇硬是凭本事又添一笔新“陈欠”。要说王寡妇这女人,今年三十刚出头,自从二十七岁丈夫因车祸而死,就像是把所有的事都参透一般。原本就标准的个头天生貌美,有一次来常兴信用社来办亊,刚一下车就围上一帮男人们与她攀谈。
      时值炎热夏季,王寡妇今天穿的可是与众不同,上身着无跨栏吊带紧身玫瑰红色坦胸露背超短衣,下身穿天蓝色超短裤。上部露出洁白如玉上面还挂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坠子,胸前两座“小山”在耸起。从脚上的高跟鞋上部到短裤下端是洁白一片,没有穿高装袜,男人们说是与王寡妇套近乎,其实就是想大饱眼福,无非就是别让到手的美景给轻易弄丢了。男人们不停地阿谀逢迎王寡妇,王寡妇心如眀镜乐的嘴不合拢,直到有一群小学生路过指着王寡妇就很不留情地说:“王寡妇穿的是皇帝新装唉!” 王寡妇不啻知道皇帝新装的内涵也知道皇帝新装的外延。嘎然停下攀谈,穿出男人们中间,摇着肥臀走进常兴信用社楼里。王寡妇人机敏,富有手段,要不然一个寡妇女人靠年轻貌美是撑不起五六十人的半坡崴砖厂的。村上的、乡里的、县里的、男人们、女人们、正经的、不正经的、各部门、各行业,只要开砖厂能扯上关系的,没有不给王寡妇面子的。几年下来钱是没少赚,借款就是还不上。原来王寡妇还有两种酷爱,可以说是如醉如痴也。其一就是逢玩必战,麻将、牌九、掷色子、拉大车样样都玩,但十玩九败。不过玩风好,认账。每每输了还振振有辞地说:“玩的就是心情,玩的就是心跳”。王寡妇真可谓爱好广泛,她的另一种嗜痂之癖就是日新月异马不停蹄地在三纲县区租楼包养小白脸子。只有小伙子心甘情愿,王寡妇不会吝惜钱财的,不管是七零后,也不管是八零后,统统收入怀抱。小白脸子的生活开销统统有王寡妇承包,那一天王寡妇玩腻了小白脸子说换就换。几年下来赔了寡妇到了还是落了人去楼空。小白脸子之中还真有一位高中毕业生对她一见钟情,这里有赠给王寡妇的两首诗可以佐证。 
       其一为声声慢《华放沉醉》
        搜搜索索,
        欢欢乐乐,
        醉醉昏昏噩噩。
        青春多少时歌,
        浓情缠蜜。
        三五杯催肠酒,
        怎敌他,
        颜玉无暇。
        燃似火,
        钢断裂,
        总伴闺红揉摸。
        尽室惹花嫩生,
        虽声醒,
         现今谁守空窗,
         傻立窗棂,
         挨到日出日明。
         昨夜秋雨暗醒,
         到天冷,
         细雨蒙情。
         有谁识,
         霏雨是自由醉体。
         
其二为忆秦娥《华放自醒》
             华放自醒      忆秦娥
         凉飕飕,
         沥沥霏彷落深秋。
         举美酒,
         放烈歌声,
         消去烦愁。
         吞吐滴殠乐声悦,
         那个与汝相知邀。
         相知邀,
         琼浆重生,蝶翼蹁忧。
      王寡妇一觉醒来,嫩白的高中生己早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在床边放有一张写字的纸,没有留下姓名、地址、手机号码。此时此刻的王寡妇心若薄冰,仿佛掉进万丈深渊,把所有的感伤都化成成潸潸泪水流入她的心里,进入血液中。当她把床边的写字的白纸拿到眼前细读时,感伤的情绪得到释怀。便独自煽情地说了一句:“既然你爱我,为什么要离开我?既然要比翼双飞,为什么要孤燕单行?”王寡妇并没有因那位高中生的离开而停下脚步,相反地她用那两首似懂非懂的诗鞭策自己,不断地践行着,释放情感之烈火越燃越烈。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

于泽军 2019-3-30 14:27
希望朋友们批评指教。
于泽军 2019-3-29 14:04
感谢朋友们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