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AG手机客户端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立即注册

《冰人梦》 第九章 仁富催收

2019-3-29 21:56|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罗爱田|查看: 91| 评论: 2

                                      《冰人梦》 第九章   仁富催收      作者:于泽军
                                              (创作时间2007年暑假)
     有一年仲夏的一天,五子来到御霖市蓝天盛桃夜总会,竟然被常兴乡在外打工的一个小伙子阿眼逮个正着。大富怀里坐着一个年青服务员,右手还搂着一个貌美服务员。四大金刚当然红颜不让,服务员们隐露出韵姿,穿着时髦,推杯换盏叫声都快成交响曲了。五子自此比哥们还哥们,铁的很。这事不胫而走,很快就传到常兴信用社职工耳朵。职工们确不以为然,职工们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也就不足为奇了。
        花开花谢,叶子一青一黄,转眼间到了一九九零年初秋一天,大富带上刚分到信用社的大学生邵有剑,说是到半坡崴砖厂去催一笔款。这笔款自从半坡嵗砖厂由王寡妇接到手,已经有四五年光景没还了。县联社为此事已不只一次在联社大会上批评过大富了。大富的车刚到半坡崴砖厂门前,只见有三十出头的一个优姿艳起的女人迎了上来。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出了名的王寡妇。“宋主任可多日没到我这小厂来了!” 王寡妇风情地说。宋主任感慨地回了一句:“还不是你那笔款给闹的吗?” “唉哟!妹妹有余钱一定给堵上,免得大富哥哥呀!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 王寡妇给大富使了个媚眼,宋主任更是心领神会。有剑跟在后面,快到砖厂办公室门口时,王寡妇媚声媚气地对有剑说:“小邵,你在门口等一下,我和宋主任有点亊要办,要不你就在厂里转转吧!”。 小邵是个实在人,以为是催款的事吧!就随便坐在门外工人休息用的长条木椅上。刹那间,王寡妇和宋主任就消失在阔大的砖厂了。
        夏末秋初,风儿来的急,雨儿来的快,大富和小邵刚来砖厂时,天本是睛空万里,可就在大富刚刚消失的这一刻,阵阵西北阴风来袭,沉沉阴云密布,大雨滂沱。太阳早就丢失在厚厚的乌云里,没有露出一丝光亮,大地一片昏暗。砖厂的几十号人似乎都躲进了制砖大房子里面,阔大砖厂看不见一个人影,也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庆幸小邵人机灵,眼神好,王寡妇的背影被小邵逮个正着。其实,王寡妇和宋主任走进了砖厂的最靠里间的办公室。然后,听见咔的一声插门闩声。过一会小邵隐隐约约地又听见女人一声尖叫。把处在黑喑走廊里大小伙子邵有剑吓了一跳,小邵惊慌失措地站起身,处于本能的反映,自作聪明地说道:“不好,是不是宋主任和王寡妇打起来”。小邵战战兢兢翘首捏脚地沿着尖听声传来的方向前进。突然见发现一条光束照在走廓的地上,当这条光束落到胸前时,小邵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竟然奇迹般地看到这条光束是一块茶色门上玻璃的一个比指甲略大的掉角透出来的。接下来,小邵看到了不堪入目的风景。……
      办公室内亮着一盏无精打采的白炽灯,宋主任就是人称“大富”,正和王寡妇紧紧拥抱在一起。小邵那见过这般实战,只看得小邵心里发慌,浑身热血上涌。小邵翘首捏脚地退回长椅附近,感觉依然热血沸腾,热得狠,也羞得狠。于是一直退到房门口,可身子应然热热的。小邵无法控制自己的兴奋、羞耻、懊恼、好奇、自卑的心情,身不由己地穿进雨里,刚刚被雨水淋湿头发,可天公不作美,阴云渐渐散去,露出羞答答太阳,懒懒地照在他的头上,让他睁不开眼。他再一次感到羞涩、无耻。唉!小邵这个年青人,也不知交了什么狗屎运,也真是的,刚参加工作就遇上这档子亊,只不定以后怎么倒霉呢?小邵用唾沫狠狠地唾了三口,呸!呸!呸!宋主任,不!就叫他大富,看大富平时衣冠楚楚的,文质彬彬的,原来就是个衣冠禽兽。不!连禽兽都不如,那禽兽是分季节才发情的,这大富怎么不分时间、地点、场合,说咋就咋呢?
      王寡妇整理好衣裳,咔嚓一下拉开门闩,打开门,用她那媚声未尽的嗓子说:“小邵进来吧!一会,咱三到林山镇上桃花新春酒店喝两盅,宋主任和小邵也不能白来一趟咱这地呀!” 小邵低下头,害臊得脸都红半边天了。小邵那见过这事,以前从没。
      至此邵有剑即兴赋诗一首,七绝    大富发飙
             好李花多蓓蕾娇,
             无情总被有情邀。
             催期过期真知怪,
             美酒虽醇大富飙。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

于泽军 2019-3-30 14:28
希望朋友们批评指教。
于泽军 2019-3-29 14:05
感谢朋友们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