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AG手机客户端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立即注册

《冰人梦》第六章 杜阳生日

2019-3-29 17:49| 作者: 于泽军| 审核: 香港水云天|查看: 76| 评论: 2

                                  《冰人梦》 第六章      杜阳生日   作者   于泽军
                                        (创作时间:2007年暑假)
        凌暖回到家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更有一种酸楚。表情上像是忐忑不安,又转然为踌躇满志。她暗想又不是遴选什么大人物,不就是常兴信用社主任吗?至于在精神上这么蹂躏自己吗?凌暖想趁着全家吃晚饭时,透露此事,听听爱人和儿子的想法。杜阳今天是放寒假第一天,随便翻了翻作业,感到头痛和压抑,就帮爸爸忙了小半天时间才总算把门路前积雪清完。便回到屋里爱不释手地捧着爸爸的老版《红楼梦》拜读起来,就连今天过生日都全然不知,还幼稚地跟妈妈开玩笑:“今天莫非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全家可大餐一顿了。”妈妈调侃道:“凡是都有美中不足,若不是风雪阻隔,肯定买一个大的生日蛋糕。” 儿子杜阳恍然大悟,高兴得从床上跳下来,撇下《红楼梦》,抱着妈妈撒娇地亲热起来。凌暖是个下厨高手,不到二小时,饭桌上就上满菜,有盐酥鱿鱼、红焖鲤鱼、红烧排骨、猪肉炖粉条、地三鲜、鸡块炖蘑菇、家常凉菜、松仁玉米。主食是稻花香大米饭和一大碗放了两个荷包蛋的长寿面。作为儿子的母亲,她还表现得不错,只是心存遗憾的是缺了—盒生日蛋糕。她深知作为一个母亲的女人,绝不能伤害她的家人,否则她将会失去一切的。家是她避风的港湾,孩子的成长,需要母亲的呵护,这是父爱所不能给予的。母爱是温馨的!父爱是伟岸的!但两者是不矛盾的,是共存共荣的。一个孩子要健康和快乐的成长是绝对不能缺少父爱和母爱的。孩子就像长在大地上鲜花,没有阳光和雨露就不艳,没有大地就要枯萎。凌暖深知现在的家是温馨的,将来她当上主任日里万机地忙起来,是个什么样子?有谁能预知呢?她不敢更多的深想……。秋实和儿子早就看透她的表情,肯定有什么“大亊件”将要发生或已经发生。杜阳看上去人小,可机灵的很,对看爸爸开口:“有人可是心里有事喔!不说出来,可别错过这美好的时刻。”凌暖知道儿子杜阳弦外之音,回应说“就属你机灵、敏感、调皮。” 全家三口不约而同地举起杯,凌暖抢先地说:“祝儿子身体健康!学习进步!” 爸爸杜秋实也不甘示弱:“祝儿子明年中考夺取好成绩,更加机灵、快乐、健康。” 儿子杜阳闪电般将自己杯碰向父母的酒杯,然后说:“说的都很诚恳,行动一般,下次要把诚恳落实到行动中,再别忘了生日礼物哟!同时祝爸妈身体健康,开心工作,开心地生活,步步高升!”还是儿子杜阳聪明,直言不讳,匠心独具。凌暖回应儿子一句:“这不,社里职工们推举我为常兴信用社主任,宋主任也真的干不下去了。”儿子杜阳举起大拇指:“一个大人物说过,不想当元帅的土兵不是好土兵。”杜秋实饮了一大口御霖二锅头,沉思许久才说:“没有当好士兵的元帅不是好元帅”。杜阳像三段论逻辑推理一样地说:“一个从士兵成长起来的元帅就是好元帅”,杜”杜秋实饮了一大口御霖二锅头,沉思许久才说:“没有当好士兵的元帅不是好元帅”,杜秋实急了,将杯中余下的御霖二锅头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语重心长地说:“咱不说大环境,就说咱常兴乡地理环境吧?是长白山脉的一个小分枝,东靠曦浪河,一半是山区,一半是丘陵,只有少部分是水田,没有工业,农民游手好闲的太多了。人家宋主任可是干了一辈子的老主任都栽了!留下五百多万堵不上的大窟窿!……”。以杜秋实所见,还是继续当个小士兵,咱不遭那份“王八掉灰堆——憋气窝火”罪就行了。可是眼下, 宋主任已经把报告打上去了, 开职工大会时凌暖又没有完全拒绝。杜秋实见凌暖莫言不语,狠狠地说:“大不了,明后天你去市联社声明,咱不当那遭罪的主任就是了”。凌暖本以为能得到家人的支持,这回可好,支持和反对的1:1打了平手。真让她左右为难,……本已沸腾的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平静下来。凌暖深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爱人的反对他不能不考虑,常兴乡百姓们已养成的传统习惯 ,的确是很难改变的。想摆脱家乡传统这个无法挣脱的无形网,谈何容易呀!前一夜煎熬和今日的冥思苦索后心灵上的喜悦和彷徨竟然被爱人的几句话给冰释了。她又一次处于痛苦的挣扎之中。……一位名人段永基说过“企业的情况很复杂,所以应该有壮士断臂的勇气和决心,因为这个放弃减少了对他的很大压力和拖累,使他要有力量,寻找更好的机会来发展。”……爱迪生说过“一个人要先经过困难,然后踏入顺境,才觉得受用、舒服。”……人非草木,她感受最深的是从柜员到坐班主任已经有过太多的辛酸经历。人的一生能赶上几回这样的机遇,能有几回被众望所归的机会。那主任一职可是常兴乡的“财神爷”的位置。有众人羡慕的社会地位,倘若被别有用心似宋仁富一类人夺去,那常兴信用社可真的就要倒闭了。令她匪夷所思的是假如不接这个主任,会让职工们如何看她呢?不期然而然地落下话把儿,……凌暖没那个能力和水平。百姓们也得贬低她为鼠辈。那凌暖还首鼠两端地犹豫什么呢?她回想宋仁富的窘态,就感到心惊肉跳。仕途险峻一次次地让她心里失衡。她的第六感觉探察出信用社主任一职是深不可测的深渊。
         这正是:百姓祈盼是凌暖,
                       凌暖思绪有些乱。
                       聆听秋实的意见 ,
                       杜阳急得团团转。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最新评论

于泽军 2019-3-30 14:29
希望朋友们批评指教。
于泽军 2019-3-29 08:57
感谢朋友们关注

查看全部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