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AG手机客户端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立即注册

攀 援

2019-2-25 17:29| 作者: 江苏省 黄建南|编辑: admin| 查看: 624| 评论: 0

小区一角的直角形的围墙边翠绿着一丛凌霄花,前些年长得稀稀落落的,并没有引起我的多大注意。可今年的春天,它却厚积

薄发似的突然蓬勃起来了,居然在墙脚边弥漫高耸成了很大的一摊。
初春的时候,它还只是五六条短短的细细的灰褐色枝条,散乱慵懒地贴着墙脚跟,在料峭的寒风中抖动着。天气渐渐转暖,不

几天,这些枝条便慢慢地泛青直立起来了,而且有了鲜润的色泽。待到几场春雨过后,它们居然全都爆出了米粒样大小的嫩黄

色芽尖,先是零星的几颗,继而便麻密起来,茁壮起来,仿佛一群可爱的孩子,挤挤挨挨探头探脑,惊喜地打量着这个全新的

世界。
后来有一周左右的时间我出差在外,忙忙碌碌之余,也会在晚上躺下未入睡之前,偶尔惦记起小区的这丛花来,并无端地想象

着它在这春天里疯长的情形。那天傍晚回家,刚进小区大门,还没来得及去家里安顿行旅,我便条件反射地直奔墙脚边,急欲

去看望这位久违的朋友。走到它跟前,我不禁惊呆了:整个直角形的墙脚都被满满的一丛凌霄花撑满了!夕阳朗照,浓翠欲滴

,晚风习习,肥叶招摇。弥漫的枝条业已翻过墙头,攀爬到了墙外的一柱电线杆上,并且还在继续攀爬着,大有直上云霄之势

。定睛细视,每条藤蔓梢头上,都挂着环形的小铃铛似的淡青色小花苞,风儿吹来,晃晃悠悠的,仿佛发出了一串串脆亮的声

音。
此后的日子里,我便等待着花事的如期而至。五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早晨,我晨练回家,目睹小区的草坪间、步道上落英缤纷,

不禁心生感慨,默默慨叹时光流逝,春天易老。待到走近这丛凌霄花时,却惊喜地发现满墙的凌霄花开得艳丽芬芳,蜂围蝶舞

。盛开的,举着金色的大喇叭引吭高歌;半开的,朱唇轻启,欲言又止;含苞待放的,鼓鼓的花苞中深藏一点猩红。而那些枝

枝条条们,横者几乎爬满了大半堵墙壁,竖者则顺着电线杆奋勇向上,已经攀爬到了杆顶。它们仿佛要以这样的绚烂,这样的

奋力攀援与蓬勃向上告诉我:不要伤感,也不要埋怨,只要你努力了,春天便永驻心田!
于是,又想到了单位里的那几株藤萝。我所在的单位本是北宋年间一位宰相的祖宅,里面假山林立,曲水蜿蜒,花木扶疏。靠

西的小花园里植有一架紫藤萝,据说已有百多岁年龄了,每到初夏,满棚满架的紫色瀑布垂挂而下,煞是壮观。撩起一绺送到

鼻尖,甜香醉人。而且,每年开花季节,它们总会越过棚架,蹿到旁边的香樟树上和山墙上,让人望而兴叹。与之毗邻而居的

是园子中央一口古井上方的那架葡萄树,春天泛青,初夏盖荫,初秋挂果。还有就是弥漫在山墙上的爬山虎,从仲春一直绿到

深秋,雨天挡雨,晴天遮阳,以自己的身躯为墙内的住家们带去实实在在的帮助。
更多的是生长在乡野的藤萝们。在苏南乡下,每到夏天,几乎每家的门前或屋后,都会搭起一架丝瓜棚,棚架就地取材,是从

自家的竹林里砍伐竹子取得的。瓜秧是春天栽下的,等到夏天爬藤、开花、挂果。这样的棚架,既能遮挡炎炎烈日,又能提供

丰富的食材。至于田间地头的那些黄瓜、南瓜、冬瓜之类的,更是由春至秋,热热闹闹,轮番登场,完完全全渗入了乡人们的

日常生活。
其实,细细想来,像凌霄花那样的藤蔓们,其共同的特点便是攀援:攀援墙壁,攀援树木,攀棚架┅┅有什么便攀援什么。可

以说,攀援是它们的存在方式与生命意态,它们的生命因攀援而尽显风采。而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年幼时我们攀援

父母,年长后我们攀援亲朋,待到年迈时,我们又攀援子女。我们的生命,同样因攀援而精彩,因攀援而彰显其价值。
上一篇:雄哉五福楼下一篇:妈妈的床头照